教學項目
教師與研究
學生發展
國際合作
校友
合作伙伴
研究機構
關于我們
首頁 正文

馬駿:靜態分析容易嚴重低估金融風險

時間: 2019-08-15 11:04 來源: 作者: 瀏覽量:5452 字號: 打印

7月9日,由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國際金融與經濟研究中心(CIFER)主辦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政策建議評估講座舉行。

IMF獨立評估辦公室 (IEO) 主任查爾斯?柯林斯(Charles Collyns), IMF駐華首席代表席睿德(Alfred Schipke), 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金融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馬駿, 清華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教授、清華大學中國金融研究中心主任何平出席講座, 四位嘉賓圍繞近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獨立評估辦公室發表的兩份評估報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金融監督》,《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對非常規貨幣政策的建議》和該報告與中國經濟之間的關聯性做出了精彩深刻的演講。

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紫光講席教授、教育部長江學者、CIFER主任鞠建東擔任本次講座的主持人。

ma1.jpg

馬駿發言表示,IMF獨立辦公室的工作透明度值得贊賞,這種公開發布評估報告的做法可以讓各界了解IMF對國別評估的過程和各個部門的不同意見, 以及對未來進一步完善的多種考慮。

?馬駿認為,金融部門評估規劃( Financial Sector Assessment Programme, FSAP)對于包括中國在內的許多發展中國家是非常有價值的,通過這個項目定期對各國的金融系統穩健性的評估, 指導發展中國家對金融穩定進行分析, 包括壓力測試。

ma2.jpg

馬駿指出,FSAP仍然面臨的幾個問題,其中一個就是要進行宏觀金融分析(macro-financial analysis)。截至目前, 多數金融壓力測試都是靜態的, 即基于一系列的假設, 如GDP增速降低幾個百分點, 資產價格下降百分之幾十, 要求估算對銀行的資本充足率和流動性比例產生了哪些影響,但靜態分析有兩個明顯弊端, 容易嚴重低估金融風險。

首先,靜態分析中沒有金融機構違約倒閉與宏觀經濟之間的反饋機制。事實上, 如果由于宏觀經濟表現不佳, 銀行出現違約或倒閉, 就會出現信貸收縮、企業減產、需求萎縮, 從而使得宏觀經濟指標 (GDP、資產價格等) 再度惡化, 而宏觀經濟的繼續惡化會使得銀行的問題和風險進一步加大。

其次,靜態分析中只測試單個金融機構受到一組宏觀經濟變量變化的沖擊, 但不考慮一家金融機構違約倒閉對其它金融機構的影響。事實上, 許多金融危機之所以如此之嚴重, 主要不是因為初始沖擊有多大, 而主要是由于一家金融機構“出事”之后傳染到的一大批其它機構。

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金融與發展研究中心的團隊在與多國央行合作的基礎上, 構建了以中國數據為基礎的金融危機傳染模型, 可以用來模擬一家銀行違約或倒閉之后, 如何通過價格渠道、網絡渠道和擠兌機制將危機傳染到其它機構, 即第二階段會有哪幾家銀行會出現危機, 第三階段會有哪幾家銀行出現危機等等。馬駿認為, 這種方法應該逐步被更多的監管機構在金融風險監測和評估中采納。

ma3.jpg

馬駿還特別提到,非常規貨幣政策是發達國家貨幣政策管理中很重要的一個內容。但是從新興市場或發展中國家的角度來看, 他們主要關心的是發達國家非常規貨幣政策的溢出效應, 即這些非常規貨幣政策, 尤其是QE和退出QE的政策對國際資本流動和發展中國家匯率的沖擊。IMF提出了一套應對資本流動的管理框架 (CFM), 但比較原則性, 雖然列舉了一些工具, 但對各種工具在短期內、中長期內的有效性缺乏具體、可靠的評估。

馬駿認為,在美國退出QE的過程中, 出現了幾輪新興市場資本外逃和大規模貨幣貶值的壓力, 新興市場國家到底應該在何種條件下, 采用哪些CFM的工具, 到目前為止應該還沒有比較明確的指南。

另外,?CFM的手段與宏觀經濟政策和國際救助手段如何配合也值得深入研究。比如, 一國在貨幣面臨貶值壓力時, 可以采用一些稱為“宏觀審慎”的類資本管制措施, 也可以通過提高利率來抵御資本流出, 也可以找其它國家進行貨幣互換, 可以申請區域性的救助機制, 甚至申請IMF的項目, 但每種政策都有副作用, 有的甚至是“毒丸”。許多發展中國家在應對匯率大幅貶值壓力時都是手忙腳亂,?IMF有必要系統性地研究各類應對措施的優劣和在不同條件下的適用性。同時, IMF可能起到的一個作用是,要求發達國家將其貨幣政策的溢出效應納入其貨幣政策決策的考慮之中。

ma4.jpg

最后,關于中國與FSAP的合作,馬駿給出了三點建議。

首先,FSAP需要有一個穩定的中方合作團隊,?這個團隊應該能持續地了解國際上關于金融穩定的分析和風險管理方法, 開展有效的國際溝通,有能力將一些最佳國際實踐 (包括分析工具) 運用到國內。這個團隊中應該包括一批有金融市場經驗、有模型分析能力、能進行國際對話的專業人士。

其次,需要提高FSAP的頻率。馬駿認為,像中國這樣的大國,每五年做一次FSAP可能是不夠的, 可能要每兩三年做一次。

此外,通過研討會、發布會、培訓班等方式更好地傳播FSAP的理念、方法、工具,并通過這些活動培養一批人才。

重庆时时彩调整20分钟一期